被洗劫的矿工被背叛的乌克兰足球

22/23赛季欧冠小组赛战罢五轮,顿涅茨克矿工积6分排名小组第三,保留着出线希望。放在往年并没什么稀奇的,毕竟这支东乌球队在欧足联积分系统中排名全欧第25,向来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然而就在第四轮对阵皇马比赛开始前一天,矿工官方发布声明,表示因近期俄军对乌克兰多个城市的导弹袭击,球队无法集中精力备战欧冠。而这所谓的“主场”,实际上是位于波兰华沙的陆军体育场,距离他们线公里之远。

再考虑到球队身价总和缩水至一年前的四成,曾经的“巴西帮”尽数出走,本赛季打出的表现可以用奇迹来形容。欧联赛场上的基辅迪纳摩就没这么幸运了,四战皆墨排名垫底,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就是乌克兰足球如今真实的写照。

实际上,八年前矿工就因顿涅茨克地区的紧张局势而被迫离开家乡。从利沃夫到哈尔科夫再到基辅,球队名字里的“顿涅茨克”成了摆设,纵使多年来保持了过硬的竞技水平,也难以阻止球迷群体的流失。

球队原主场顿巴斯竞技场作为曾经的欧足联五星级球场,承办过2012年欧洲杯赛事,于2014年在乌军和当地武装分子的战斗中遭受轰炸,不再具备承办赛事的条件,废弃至今,令人唏嘘。

如果说漂泊这是战争给矿工带来的直接负面影响,那么这对于球队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如今他们和其他乌克兰球队面临的困难更多来自于“非战之罪”。

自二月战争爆发以来,乌超被腰斩,国际足联(FIFA)颁布临时规定,允许效力乌超的外籍球员临时加盟其他国家的球队。

6月21日,距离2022年夏窗开启还有不到十天时,国际足联宣布延长临时规定,外籍教练和球员有权继续暂停与乌超俱乐部的合同,期限至2023年6月30日,给了正在为22/23赛季重启而努力的乌克兰足球一记重棒。

这意味着,乌超球队花重金引进的外援将平白无故地减少一年合同,很多球员一年后会成为自由球员,或者进入合约最后一年乃至半年的敏感时期。留给矿工们应对的时间,只有一周多。

如果你是矿工的转会交易对手方,你会怎么做?会以实际行动支持乌克兰足球吗?孔子曰,听其言而观其行。

根据矿工CEO帕尔金披露,球队原本与英超升班马富勒姆就所罗门的转会达成一致,“农场主”同意为这个德转身价1,800万欧元的边锋支付750万的转会费,在FIFA发布声明后立即撤回报价,愉快地与以色列人签下一年合同,矿工对此无可奈何。

一年后即便战事平息,所罗门回归球队,他的合同也只剩下最后六个月。当初矿工付出600万欧才得到这个99年出生的潜力新星,培养了三年,不要说享受升值了,就连收回成本的可能性也相当渺茫,大概率血本无归。

同样的剧情也发生在00年的巴西小将泰特身上,矿工2019年花费1,500万欧才得到了这位天才边锋,之后的108场比赛里泰献了31粒进球和15次助攻,身价飙升至2,800万。自3月临时加盟里昂以来,泰特在22场比赛里交出了7球8助的成绩单。

手握这样一块“优质资产”,矿工却无法从中获利。今夏本是法甲劲旅与矿工商讨买断价款的时间,法国人却选择了沉默。和所罗门一样,泰特与矿工的合同也只剩下一年半了…

精明的经纪人们对其他俱乐部说:“别付钱给矿工,这些球员马上就是自由球员了,给我1,000万欧,忘了俱乐部吧。”打开矿工2022年以来的转出清单,便可体会到乌克兰球队遭受了什么。

仍然愿意为矿工球员掏出真金白银的俱乐部值得尊重,例如帕尔金点名感谢过的本菲卡。葡萄牙巨人寄来了大量的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并在FIFA声明发布的前一天签下巴西边锋内雷斯。这位前阿贾克斯球员年初刚刚以1,200万欧的转会费加盟矿工,一场比赛还没打,本菲卡却愿意向矿工支付1,530万。

忍无可忍的矿工决定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7月,俱乐部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提交文件,要求国际足联赔偿俱乐部损失的转会收入5,000万欧元。帕尔金称,正是因为FIFA颁布的规定,让俱乐部失去了从四名外籍球员的转会中获取收益的机会。

矿工没有夸大损失,单是前文提到的所罗门和泰特二人,在正常的谈判环境下,获得3,000-4,000万欧元的转会费应不成问题。曾经满是巴西天才的强大阵容,如今只剩下几乎清一色的本土球员,身价总和从2亿骤降至8,000万,矿工只收到了可怜的4,400万。

坦白说,国际足联有自己的苦衷,国际足球运动员协会(FIFpro)也一直推动类似规定的落地,让球员在安全的环境下踢球,他们责无旁贷。我们有理由相信FIFA如同自己标榜的那样事先咨询了各个利益方,只不过唯独漏了乌克兰足坛。

其实矿工也从来没有打算强留这些才华横溢的外籍球员,他们需要的只是更长的时间窗口以避免人财两空而已。这支以眼光毒辣著称的“黑店”风光背后是对青年才俊的持续投入,光上赛季的转会净投入就高达5,000万欧,由此带来的巨额分期负债急需收入平衡。

尽管俱乐部老板是乌克兰首富阿赫梅托夫,但这位以实体产业为主的顿巴斯寡头在战争中损失惨重,财富蒸发几十亿美元。更何况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FFP)还限定了俱乐部股东的注资上限,帕尔金说:“下个赛季欧足联可能会找上门来,我会回答,‘你偷走了我的球员,让我的财政如何公平呢?’”

根据帕尔金的叙述,矿工在向CAS提交仲裁请求之后,一直寻求与国际足联进行谈判,争取庭外和解,却没有得到回应。相反,他们获悉FIFA已经准备好法庭上见了。

世事就是如此混沌,表面上获得全欧支持的一方,却正在被趁火打劫。另一边,俄罗斯足球也在为球场以外、自己无权左右的政治事件买单,无法参加国际交流不说,外籍球员同样也在流失,他们又何尝不是受害者?

嘴上都是主义,背后全是生意,谁能代表真正的正义?对于有良知的人来说,能做的大概只有“可以不爱,请别伤害”了…

作者橘乐, CFA/CICPA,曾就职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和国际足球管理公司,运营公众号、播客「橘猫看球」

西方人就这还天天标榜自己的普世价值观?你说利益为己是人的本性这没啥可说的。但是坏事做尽还包装自己是白莲花多么有善心装圣母是真的让人作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